电子信息与通信学院 >> 校友天地 >> 校友风采

无线电77级的校园轶事

作者:摘自77级校友网站 发表时间:2010-10-10推荐给好友

 

 

 

一、报到轶事

 

话说1978年的早春,一趟由湖南开往武汉的列车上,两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不期相遇,他们就是老袁和小张。小张显得特别兴奋,同座的旅客看到这个活泼的小朋友不禁问他:“到哪里去呀?”

 

小张告诉这些叔叔阿姨们,他考上了大学,这次出行是到武汉去上大学的。旅客们都赞叹起来,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考上了大学,真了不起!

 

这时被小张称为叔叔的老袁说:“把你的入学通知书拿来看看”。真是无巧不成书,小张和老袁不仅考上的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同一个班级,而且连入学通知书的号码都是挨着的(好像一个是6号,一个是7号)。

 

老袁看了后,不动声色地说:到武汉后跟我走,我们同路。。一路上,小张一直管老袁叫叔叔。而这位叔叔也对这位小同学关怀备至。等到了学校小张才发现,这位叔叔原来是他的同班同学,从此再也不管老袁叫叔叔了。

 

(注:77级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,汇集了十余年的人才:有饱经风霜的30多岁的老三届,有战斗在各条战线的工农兵,亦有幸运的156岁的应届生。 )

 


 

二、学农轶事

 

(张爱萍):78年入学不久,咱们全年级新生全部到华工农场参加学农劳动。具体干的什么农活我已记不太清,(因为此前下乡干了太多的农活)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。


一天,我和于光同学在一块干活,看她那不说话的老实样子,我主动问道:
你是从外地来的吧?
——嗯!


是哪里来的?
——邯郸。


家里是邯郸人吗?
——不,老家是山东。

 

当时一句智取威虎山的台词一下涌到嘴边:“四一二事件后,你娘带着你闯关东来了”。因彼此还不熟,那台词硬是被我咽回去了。接着问:
邯郸人走路很好看吗?
——没觉得。
……


问一句,答一句,决不多一句。


到后来我们熟悉了,曾多次提起这次对话。
我说:“你小子问一句,答一句,还会说样板戏台词。 ”
她说:“你小子真烦人。”


……


不知于光同学现在的情况,很是想念。

 

(编者注:于光同学已于2006年病逝美国)

 

 

(闻心慧:)学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“插秧”,水里又是蚂蝗又是水蛇,以小李子为首的北方同学吓得不敢下水。到了晚上,农场的夏场长开大会讲:

    “同学们!不要怕,水蛇咬个包,遇倒(边)走,遇倒(边)消!!!”

因为是黄陂话,北方的同学可能不太懂,我可是牢记在心,多年来,常说给别人听,每次都能引起大笑!

 

(李延春:)俺主要是怕蚂蝗,从小被它咬过,永远害怕。蛇嘛,反倒不是那么怕。

记得夏场长最爱说的一句话是:

“同学们!你们系(是)来欺(吃)苦底(的),不系(是)来欺右(吃肉)底(的)。”

我们都听懂了,印象颇深!

(张入通:)记得在咸宁下车后,忘记了是老赵还是老熊让我和小毕同学坐卡车打前站,到农场后先烧热水准备洗脚。我提议再烧点开水准备让大家喝,小毕回答说,我们都是在农村插过队的人,喝生水没问题!我说:喝这里的生水毕竟不卫生,她曰:“你简直掉底子”。

    我是个北方佬,刚到武汉听不懂武汉话,以为她在骂我是破鞋,就和她吵了起来,后经别人解释才消除了误会,想来方言有时也真害人。

 

 

 

三、捉虫轶事

 

(林军:)记得有一天,我们突然接到了通知,说喻家山上到处是毛毛虫,要我们上山去捉虫。我听到这个消息后,心里感到很害怕。说实在的,真是不想去,因为我最怕毛毛虫了。记得在中学时,《农业基础》课本上有一页印着彩色的毛毛虫,每次上课我都不敢看这页书,后来索性把这页书给撕掉了。有一天,一个男生悄悄地把一条毛毛虫放到我的笔盒里,结果把我吓哭了。可这回是集体活动,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去。为了防止毛毛虫掉到身上,我和小鲁同学一人买了一顶草帽。

第二天,我们手持塑料袋,头戴草帽,就这样“全副武装”地上山了。

喻家山上漫山遍野都是“毛毛虫”,树上也有很多的毛毛虫。山上的树被毛毛虫吃得只剩下树干,光秃秃的。我们用树枝把毛毛虫夹到塑料袋里,心里吓得嘣嘣的直跳。我们生怕树上的毛毛虫掉下来,还不时地互相查看身上有没有毛毛虫。最可怕的是,塑料袋中的毛毛虫还老是往外爬。

快收工的时候,一群男生路过这里,不知是哪个调皮的男生用脚使劲地摇动我们旁边的松树。顿时,树上的“虫”如雨下,把我和小鲁吓得一阵尖叫。那群男生却在一旁哈哈大笑。幸亏我们戴了草帽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,因为毛毛虫是有毒的!

收工时,我们把“战利品”交给了班长。班长对我们说了一句话,我们着实大吃一惊。班长说,他还要去数有多少条毛毛虫,因为上交的毛毛虫是有偿的,可以做班费。

听说喻家山遭虫害是因为喜鹊和鸟太少所致。现在,学校的环境好了,喜鹊也飞来了,喻家山披上了绿装,树林郁郁葱葱,学校山清水秀。20年过去了,学校有了大发展,我们为母校感到无比的光荣和自豪。

 

 

 

四、夏冬轶事

 

 (张爱萍:)想起79年的夏天,武汉奇热,持续高温数十日,华工宿舍内如蒸笼,酷热难忍,彻夜难眠,特别是北方来的同学实在受不了,甚至有人说:热得真想哭!

晚上在校园内,到处可见架起的蚊帐,许多男生夹着草席四处寻找凉快地儿,有的还跑到南一楼和南二舍的楼顶。当时连电扇都没有,不少人身上长满了痱子……不知大家是否有印象?

 

(刘玉:)我印象最深的倒是考研那年暑假,每天与小易同学积极主动抬着系里借来的电扇去电教中心听辅导课,这样中午和晚上我们俩就可以沾电扇的光,好歹能吃下饭去。每天晚上我都直接睡在6张拼起来的桌子上,还强烈要求对门的小易也敞开门睡,让空气流通以便降温。

 

(何扬:)习惯了北方的暖气,对武汉的冬天也印象很深。

记得有一年寒假没回家,和小孙一起挤到对面寝室,因为那里有个电炉。当时学校三令五申不准大量用电,经常有人查房。刚好那天查电的进来,说“你们房间还不错,挺暖和”,竟没看见桌下火红的电炉!

事后我们再不需要电炉了,因为已是满头大汗 -- 冷汗!


(
这次聚会如能成行,俺去向学校承认错误。)

还有个冬天,有一天小雨不停,同时气温骤降。第二天校园里所有的树枝上都结了厚厚的一层冰,形成瑰丽的冰林。在阳光照耀下,晶莹夺目,好不壮观。我后来再也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冰景。大家还记得吗?

 

 

(闻心慧:)说起武汉的“冷”与“热”,北方的同学体会最深。

我记得小李子说过:“武汉的冬天是屋里凉、外头凉、透心凉!”

印象最深的是78年的冬天,期末考试那段儿,特别冷。冷得没办法,全寝室的人硬是将湖南妹子小李的“双峰辣酱”全部舀光冲水喝,到今天都记忆犹新。

说起热,当年幸亏女生宿舍是整栋南三舍,有一年很热(是否79年?我忘了)。我们和对门商量两间寝室一起开门睡,可睡在门口的小张死活不干,最后好说歹说才同意将椅子架起,上面轻轻放上水桶当警报器,这才能入睡。哪像你们男生,拿着席子到处跑那么潇洒。哎!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蛮有意思的。也是现在的学生不可想象的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1   80年代的南三舍,女生至少6人一间 (1981年摄)

 

 

五、故地重游

 

98级小学妹:)今天是不是dian的同学来了?一群人参观了男生寝室, 又来了女生寝室, 而且问:“我们像不像家长?”呵呵,显然一看就是校友,不知将来我们会不会这样?


Dian:)是元旦那天下午么?一定是俺的那帮老同学。听他们回来说,南二舍还是那么乱,熊猫馆还是不让男生进……

其实将来你们也会这样的,不管对华工有无好印象,这个校名都将跟随你一辈子, 所以,20年后再重游旧地的可能性极大。

 

Dian:)伙计们,电信小同学在网上揭发说,咱们校友元旦那天参观宿舍时,还对着人家小mm的漂漂帽子拍照,真有此事么?是哪个班的“家长”,快快从实招来!

77级校友甲:)不是我!我只说当年这里叫熊猫馆。那小mm说如今改叫公主坟了。

77级校友乙:)我知道,是二班的男女生!

当他们在探望“小熊猫”时,我们正在跟“大熊猫”排练节目呢,很有一股当年文工团或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感觉,呵呵!

不过,风流也好,浪漫也好,朦胧也好,但比起现在校园里看到的景观——少男少女的大学生们双双手挽手去上自习,简直就是记忆中的黑白照片对比现今的数码相机了。

77级校友丙:)当年要是谁挽个“小熊猫”招摇过园,该受什么处分来着?

77级校友丁:)毕业分配时“熊猫”去西藏,挽“熊猫”的去黑龙江。  

 

 

 

 

图2   南三舍: 20年后还是进不去(2002年1月摄 )

 

 

 

六、校友原创——致同学

 

电信系77级共100余名学生,于19783月初进校,19821月毕业离校。在毕业20周年之后的2002年元旦,同学们从全国及世界各地赶回母校参加校友聚会。在元旦晚会上,特别推出了一首专为本次聚会而创作的配乐诗朗诵,在场者无不感动得热泪盈眶。现重录如下,奉献给母系全体师生!


(
音乐起,第一个乐句后,主持人开始报幕:)

同学们, 你们还记得这似曾相识的旋律吗?那是20年前在东边大操场的篝火晚会上,我们77级大型诗朗诵的主题音乐。为纪念我们今天的相聚,当年的创作人员再度合作,推出了这首新的配乐诗朗诵:


 

当春风和夏日重逢 ———致同学

 

作者: 董 毓 (现旅居加拿大)

配乐: 李宇任(现为中央电视台视频技术部门负责人)

朗诵: 李延春  陈志遥(当年校广播台播音组组长)

 

(悠扬弱音时起:)


女:当春风和夏日相逢,

二十年的时空如雪崩消退;
男:当弦律把手轻轻扬起,

你又来到我身边;
女:微笑,悄然旋转,
男:是昨天一样的歌,

和今天一样的泪。

女:我们的昨天是万物流动的田原,

绿色的小河哼唱着云中的蔚蓝,
男:青丝在灯下掩面,

白衣在林中翩迁;

光阴徘徊在方程等式之上,

诗句纷落在电子轨道之间;
女:课间的细雨漂上眉梢,

染湿了雾中的青春愁绪,
男:午后的书架分隔着斜阳,

窗外漫游过垂目的红颜……
女:考卷合上了星夜,

便侧身打开了梦天……


男:在那年轻的梦中我们有幻想,
女:还有很多很多的幼稚、笨拙和羞怯,
男:思想和笑容还不具有多重的开朗和坦荡;
女:于是,

让心灵倏然移开了眼睛,

让真诚像海船一样交错而去。
男:再回首,(静音)

翘望长空,

看繁星一片,
女:不知时光已远……


男:生命向前看去,(音乐强起)

扬帆启航,
女:留下唱过的歌在山那边独自流淌;
男:待到风雪阅过天地,

少年的河染尽群山的原色;
女:人如夏日之晨,

流光穿越在苏醒的松林之间,

思绪像和风一样送来温润之雨,
男:刻划着红松和白桦的年轮,

培育着时代森林的辉煌。

男:在山水之颠,

跋涉者也曾回想,

望那云后面的小河,

忆当年的青袖、书卷和歌唱;
女:那是我们的来意,
男:那是我们的力量,
女:那是我们的失意,
男:那是我们的向往……


女:当春风和夏日终于相逢,

二十年的春华秋实今晚一同畅想;
男:是旷野的长江回拜雪山,

是久别的群星同临故里;

(合唱起)
女:是仲夏夜重新谱写那清澈的梦境,
男:是真诚在成熟的护卫下面对太阳。
女:终~于~
合:我的眼睛看着你的眼睛……

男:同学们,我们拥有双重的生命,
女:双重的生命是成熟的年轻;
男:过去,原本是未来的展开,
女:未来,弹奏出过去的多重弦音。
男:岁月的相聚赋予人生的丰富,
女:同窗的友情串联起对开的日历。
(号角声起)
男:当明天,

我们再奔天涯,

昨天的太阳又将重新升起,
女:同学伴你,

青春伴你,

风华和梦想伴你,
合:伴你思念,

伴—你—长—青—!

 

图3   毕业20年后再次排演诗朗诵(2002年1月摄,左起:陈志遥、李延春)

 

   图4  毕业20年后再次重演《西班牙舞》(2002年1月摄,左起:周瑾、朱新生、刘丽芳、杨杰)

 (编者注:周瑾同学已于2010年3月病逝)